• 热门搜索:
  • 《无双》张静初:她的跌落与幸运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10-04 18:14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今年的国庆档电影跟“替身”这件事杠上了。

    张艺谋的《影》在讲替身;喜剧片《李茶的姑妈》呢,是围绕男扮女装铺梗;而《无双》里的张静初扮演的阮文和秀清,则玩起了变脸。

    严格说来,《无双》中张静初扮演的其实是三个角色。一个是画家阮文,一个是李问(郭富城 饰)想象中的阮文,还有一个就是变脸为阮文的秀清了。

    虽然这三个角色都长着一张脸,但你在观影时却能轻易分辨出三个人物,而她们之间的区别绝不仅仅是在造型上。

    最重要的是,张静初的表演能够让观众直接get到三个角色之间的细微差别:画家阮文是无辜的受害者,李问口中所说的阮文则是他幻想出来的完美初恋,最复杂的就是秀清了:她身上既有爱而不得的卑微,也有一了百了的决绝。

    《无双》剧照

    张静初说自己是“特别爱问无数个问题的演员”。在接到角色时,她需要把所有内在的逻辑都搞清楚。

    出演《无双》时,她把三个人物的前史全都塑造出来。初恋阮文可以按照偶像剧的路子去演,但最难的是秀清,她要想清楚这个人物为什么可以爱得这么没有底线,最后又是什么突破了她的底线。

    要真正了解和理清角色的逻辑,张静初就要跟导演、编剧去探讨。关于《无双》中的角色,她问了影片的导演、编剧庄文强很多问题:“她平常生活中会接触什么样的人?她有没有孩子,有没有试过有孩子,她是不是一个想做母亲的人……”

    事无巨细,但每一个问题都涉及到角色设定。

    《无双》中,郭富城与周润发、张静初与冯文娟的角色都存在一个替身与本尊的关系

    张静初第一天去到《无双》片场,拍得是警察局内的戏份。差不多拍完一两个镜头之后,影片的监制黄斌把她叫到旁边,问她:你这几年发生了什么,你的表演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,真的不一样了。

    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,张静初说,“我相信在《无双》这部电影中,大家能够看到一些我的变化。”

    事实也正如她说得那样,相比于之前的作品,张静初在《无双》中的表演,肉眼可见地成熟了很多。但她自己却说:“别看这个角色纠结,其实我演得特别轻松,一点不费劲。”

    演得不费劲,是因为她在演之前就已经把所有准备工作做好了。这种“不费劲”更是在经历了一番挣扎之后,才悟出来的。

    而现在距离张静初出演她的电影处女作《孔雀》已经过去了十几年,那时一鸣惊人的她,被视为最有潜力的华语年轻女演员。

    顾长卫导演的《孔雀》中,初出茅庐的张静初出演女主角姐姐。影片里,性格执拗又理想主义的姐姐,不得不屈从于无情的时间以及平庸的现实。那时才二十出头的张静初精准演绎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“死亡”。

    《孔雀》剧照,姐姐在菜摊上无声而压抑的哭泣,我一直记了很多年

    《孔雀》之后,张静初紧接着又出现在《七剑下天山》《花腰新娘》《芳香之旅》等电影中。在这几部类型、角色都不尽相同的电影里,张静初的表演让人们相信,她身上还有无限潜力。

    拍《门徒》时,张静初是片中唯一的一个内地演员。那部影片里,她的角色是一个染上了毒瘾的年轻母亲阿芬。因为吸毒过量死掉后,她的尸体上甚至有老鼠在盘旋。而在拍摄时,也是把真老鼠放在张静初身上跑来跑去。

    合作了《门徒》之后,导演尔冬升对张静初的用功努力赞不绝口,同时也担心她在表演时太过认真了,“太累心”。

    《门徒》剧照

    《天水围的夜与雾》中,张静初的角色依旧令人揪心。电影里,她是不得不忍受丈夫家暴的过埠新娘,最终也死于家暴。这个角色设定让张静初感到十分沉重,而导演许鞍华则不断提醒她“要放松去处理,才能避免陷入困局”。

    与《门徒》一样,《天水围的夜与雾》也让张静初拿到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。就在同一年(2010年)的金马奖上,《唐山大地震》则为张静初拿到了第一个金马奖提名。

    《天水围的夜与雾》剧照

    所谓福兮祸之所倚,就是在拍完《唐山大地震》之后,张静初觉得自己“可能有一个多月我都高兴不起来,什么事都让我高兴不起来。”因为拍过宁瀛的《A面B面》,她很快就意识到,自己可能是有些轻微抑郁了。

    最重要的是,张静初觉得自己的表演遇到了瓶颈,需要突破。“别人都没看出来,我觉得我的表演不够好,就觉得特别使劲,特别累。就像一个特别认真的小学生一样,努力地要把每一道题做对,这个过程我觉得不是表演对的状态。”

    《唐山大地震》剧照

    采访中,张静初提到了另一位女演员周迅。她觉得自己那时的表演没有周迅那种“意外和惊喜”。很快的,水瓶座的张静初决定停下来,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    她从决定去纽约进修表演课到真正出发,用了十天不到的时间。接下来半年多接近一年的时间里,张静初之于华语电影圈,一直是“离线”的状态。

    张静初在采访里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在过去的十年里,赶上了一些“很奇怪”,甚至是“真的不好的电影”,烂片界的奇葩《天机·富春山居图》大概就是其中的代表了。

  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记得备受《天机·富春山居图》煎熬的那个下午

    张静初用了一段很形象的话形容这种状况。“你看到那个船要沉,你刚踏上那艘船的时候,你就发现你的船要沉。可是这个船已经离岸了,也游不回去了,所以就只能拼命地把水往外舀。希望这个船还有希望能够不沉,但是你心里知道它是会沉的。起码我尽力了,我在努力让它不沉吧。我只能做我自己最后一丝努力。因为自己爱惜羽毛也好,为了不会在未来自责没尽全力也好。我既然上了这个船,我就会是拼命救船的最后一个人。”

    然而这种“拯救沉船”的经历实在让她感到痛苦,以至于张静初进到新剧组的前几天都会失眠,跟没有合作过的导演合作会让她感到极度地焦虑。她甚至会质疑是不是自己的好运气用完了。

    在重新回到学校之后,张静初对于表演有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想法与观念。但在她解决了自己对于表演的困惑与疑问,再度归来的时候,反而没有那么多好电影找到自己,因为这中间有一个“错位”。

    张静初现在经常会在微博上分享她录得有声书

    也是在这个时间段,围绕着张静初的绯闻甚嚣尘上。在看到媒体上所谓“张静初被太太团封杀”的传言时,张静初直接说“我很伤心,真的要气吐血了。”

    她最初觉得这种谣言没有人会相信,她认为时间可以证明一切,清者自清。但现在她发现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,“当你遇到诽谤和攻击的时候,你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。因为你要给围观人一个角度。他可以不相信,但是你要发出你的声音。”

    张静初觉得如果今天她再面对这样的传言的话,她会直接质问,“我会说‘谁封杀我啊,谁是导演太太团啊’?如果是发在媒体上,作为一个媒体人,为什么不发挥你们追根究底的专业精神,采访其中一个人呢?要查证消息的真伪呀!”

    八十多年前,阮玲玉留下写着“人言可畏”的遗书,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八十年后,深受流言蜚语困扰的张静初说:“我觉得平白无故去伤害和泼人污水这种事情是非常非常残暴的。”人言依旧可畏。

    而在张静初沉默面对谣言的背后是她在努力地调节自己,让自己不要走到抑郁的状态中去,她深信:“我有一天会让你们看到,真正的演员是什么样。我用得着走捷径上位吗,我的专业那么好。”

    同时,张静初也真切地感受到谣言对她的事业产生了不良的影响。“这个世界很奇怪,也许说到底我们还是在一个男权社会吧。总是把女人成功的原因归结于靠男人,这是对女性极端的侮辱和不尊重。”

    在她看来,做演员是非常被动的。不过张静初相信,“只要你心里头明白,表演是怎么回事,并且你真正地提高和进步了,只需要一个机会,你就会被看见了。”如果没有合适的电影,那就“少拍一点”。

    回忆起自己近几年的作品时,张静初直言不讳地说,她觉得《脱轨时代》(上图)与《快手枪手快枪手》中有几场戏还不错,但电影整体还是不够好

    熬过了表演上的困境与低谷之后,张静初反而觉得自己走到了一个可以跟外界分享她的想法的时间。“当你在顺风顺水的时候,是没有力量的。因为你没有办法告诉别人,你走过经过了什么。但是如果你经历过不顺,其实恰恰就是让你变得有力量,成为一个人很有力量的人。因为你可以告诉他,我是怎么走过来的,我觉得可能可以鼓励和激励一些人吧。”

    张静初说自己从小就是个女权主义者,“自由独立是我行走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”。她愤愤于有些人总是会把女人的成功归功于依靠男人得到的,认为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。也因为这种不平等的存在,她觉得女性应该去争取,“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和展现自己的精神力量”。

    采访结束前,我问张静初未来想要尝试什么样的角色,她的回答希望演一个女性版《飓风营救》的复仇动作片。“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,我始终相信我走的那条路顺也好,不顺也好,都是上天对我的眷顾。如果不顺的话,那是上天告诉你该去积累了,于是我就走得慢一点或者停一停。”

    这就是现在的张静初对于生活的看法,而《无双》大概就是那个可以让张静初的变化被看到的机会。

    张静初将来或许会把《无双》视为自己的幸运,事实是,这样的幸运从来都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新闻
  • 网站介绍| 版权声明|免责声明|投稿指南|联系我们
  • Copyright ? 2018-2020 现金捕鱼棋牌游戏手机版本-现金捕鱼棋牌游戏手机版本官网-现金捕鱼棋牌游戏手机版本官网下载-现金捕鱼棋牌游戏手机版本下载 版权所有
  • 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删除!